□本报记者 徐国杰

  《投资者报》评论员  邓妍

  证券时报记者 刘宇辉 张 哲

财力发售开销新规三磨难点待解。  《基金销售费用管理规定》正在向业界征求意见,业内对此热议纷纷,其中值得关注的是基金销售尾随佣金的公开化和对渠道一次性奖励的寿终正寝,希望借助于销售渠道一定程度上来扭转把基金当股票进行短线买卖的风气。

  但凡中国证监会有新规出台,总会引起市场众多争鸣。这一次,也不例外。

  为规范基金销售市场秩序,完善基金销售费用结构和水平,促进基金行业健康发展,上周证监会发布《开放式证券投资基金销售费用管理规定》(征求意见稿)。由于包括了给予尾随佣金合法化和禁止一次性激励以规范销售秩序,对短期基金交易者征收惩罚性赎回费以遏制短期投机,和鼓励后端收费模式以引导投资人长期投资等重要内容,这一销售费用新规一经推出即引发业内广泛关注。

  以往基金业最为常见,也最为头疼的一个顽症就是,许多基金投资者在其他新基金发行时,抽出原有基金份额而转投新基金,出于利益驱动,一些客户经理也进而鼓励这类行为,巨额资金在新基金之间流动,给中间人带来丰厚收益,但对投资人和基金公司恐怕并无益处,所谓的长期投资也无从谈起。

  10月13日,证监会发布《开放式证券投资基金销售费用管理规定(征求意见稿)》(以下简称《规定》),迅即引起市场的广泛关注。但细剖其中的规定,不难发现,尽管其中积极引导投资人长期投资,及欲建立基金公司与银行等销售机构共赢机制之心明显,相关规定的可操作性不禁让人生疑。

  但正如证监会在起草说明书中所言,基金销售渠道结构不均衡,商业银行由于网点优势占有较高市场份额,其他销售渠道未形成合理的、可持续的盈利模式,多元化、多层次的基金销售渠道体系尚未形成。因而未来相当长时期内银行仍将垄断基金销售,正是由于渠道垄断这一根本性原因,销售费用新规可能难以立竿见影。

  业内普遍认为,要想让投资者长期投资需要制度配合。在现行的基金销售体制下,销售渠道通过收取手续费或附加费一次性地获得了大部分的报酬,因此没有动力继续去为投资人服务,也不会想方设法鼓励投资者长期投资。对有些渠道销售人员,他们的目的就是鼓励投资者尽可能地更换基金公司,这样可以得到更多的销售费用。而频繁更换基金最终受伤害的是投资者,这些投资者离开一个似乎表现不佳的基金,通常是因为短期表现落后于整个市场,然后买进一个似乎表现良好的基金,不幸的是,这么做的结果往往是吃了正反两个耳光,卖出去的基金价格很低,而买进来的价格很高。有数据表明,投资者更换基金要损失他们一直持有一种基金所获收益的三分之一。

  剑指短期交易

  取消一次性激励

  而在美国就曾允许基金公司给那些为鼓励投资者不赎回基金份额而提供连续性服务的经纪人支付年度服务费。这样,销售渠道就有很大的动力,将合适的基金长期卖给某个投资者,然后一直为其提供服务。从长远来看,这种跟踪式的付费法鼓励了投资者和销售渠道、基金公司之间更亲密、更长期的关系,使投资者的行为更加稳定,尤其是当股市出现重大压力时,这对基金公司的好处是显而易见的。

  今年以来,在新基金发行火爆的同时,老基金却频遭赎回。短期交易行为盛行,使得各只基金规模很不稳定,进而引发股市也常陷入巨幅波动之中。

  尾随佣金会否此消彼长?

  因此禁止一次性的奖励,而允许基金管理人依据销售机构销售基金的保有量向其支付客户维护费即尾随佣金理应得到公开化,有望借助于销售渠道来扭转把基金当股票进行短线买卖的风气。事实上,之前已有一些基金公司在暗地里按此操作,只是在未公开得到承认前,力度和效果均不够理解。

  针对这种现象,《规定》在基金销售方面做了基本的制度安排。其核心有四:一是销售费用结构和水平与现行做法保持基本一致;二是鼓励后端收费模式,引导投资人长期投资;三是增列短期交易的赎回费,抑制短期交易;四是建立基金管理人与销售机构的共赢机制,维护销售市场秩序。

  管理层销售新规可谓“一石激起千层浪”,草案一出争议四起。对基金公司而言,在目前银行强势的背景下,一次性激励的取消在不少人看来对基金公司是个利好。然而,业内对于尾随佣金会否因一次性激励的取消而“此消彼长”的猜想和争议不断。

  由于在目前销售体制下,商业银行由于网点优势占有较高份额的格局,基金公司相对银行往往处于弱势地位,在基金销售困难时期,不排除一些基金公司通过其他激励方式对银行渠道进行奖励,而本次征求意见稿并未对处罚措施作出明确规定,违规成本与利益驱动之间的平衡木如何走,尚存在不确定性。

  《规定》的最大看点在“增列短期交易的赎回费”上。这一规定直接针对市场上以基金为标的的短期炒作,对抑制机构等大额短期套利资金的过度交易,有极大震慑力。

  目前,新发基金IPO期间基金公司需要支付给银行渠道的费用包括:认购费、一次性激励以及尾随佣金。其中,一次性激励和尾随佣金合计占销售费用的近一半,如果基金公司谈判时一次性激励的比例高,那么取消一次性激励对银行的影响无疑巨大。

  另外这次监管层也在鼓励后端收费模式,征求意见稿中规定,“对于持有期低于3年的投资人,基金管理人不得免收其后端申购(认购)费用。”而持有三年以上,后端模式中费用可以降低至零。这不仅可以引导投资者建立长期投资的理念,还可以有效的降低投资者所支付的费用水平,获取更高的实际收益。不过据反映,后端收费虽然对长期投资者有利,但并未完全得到银行认同,如果要在渠道推行后端收费,基金公司可能还要额外向该渠道付出更多的代价,显然这也需要有各部门协力推动。

  此外,《规定》中,“基金公司可对持有期小于1个月的投资者征收短期交易的赎回费”是一个备选项,而非必选项。这就给予基金公司充分的自由选择权,也给予投资者考察基金管理人的一个新指标。

  根据记者近日对多位基金一线销售骨干的采访发现,尾随佣金是否会涨,取决于基金公司、合作银行、合作关系等多方面的因素。业内销售方面的资深人士对记者透露,“各个机构代销的收费方式都不同,比如券商有别于银行。而即使是银行之间,大银行和小银行的方式也不同,比如有些大银行在与大基金公司的合作中,本来就只收取尾随佣金,不收一次性奖励,取消的话影响不大,但对于一些中小基金公司来说,日子不会好过。”

&nbsp&nbsp&nbsp已有_COUNT_条评论  我要评论

  但对此条规定,我们对其实际实施情况存有怀疑。

  据了解,一般基金公司在和银行渠道谈判的时候,基金公司会倾向于一次性激励的比重多一些,尾随佣金少一些,因为后者是按今后日常保有量计算,而前者是冲击首发规模。“有些谈判时把这两部分谈一个金额,取消一次性激励对那些本身谈判能力弱的中小基金公司而言,今后销售压力很大。”

> 相关专题:

  • 基金销售收费模式改革

&nbsp&nbsp&nbsp&nbsp新浪声明:此消息系转载自新浪合作媒体,新浪网登载此文出于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并不意味着赞同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文章内容仅供参考,不构成投资建议。投资者据此操作,风险自担。

  此举只是证监会的允许性而非强制性规定,基金公司或难以形成针对短期投资者的“统一战线”。因为短期投资者大部分是资金实力雄厚的机构,基金公司在新基金发行时大多要依靠机构帮忙,如果因征收惩罚性赎回费得罪了这些机构,未来中小公司新基金发行将更加困难。

  同时,根据草案第十八条,“基金管理人应当在每季度的监察稽核报告中列明基金销售费用的具体支付项目和使用情况以及从管理费中支付的客户维护费总额。”这意味着,基金公司用于基金销售的尾随佣金将彻底“大白天下”。